黄瓜下载

.

白轻盈像小鸡啄米一般机械地点点头。

钟伶思忖:“哥哥,你说那么危急的时刻,夜阳说这话难道没有什么深意?”

白轻盈依旧没经过思索,脱口而出:“或许就是表明他的态度吧,承认莫少芝和高蓝的关系。”

钟伶却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:“那种生死攸关的局面,人都活不了了,他表不表明,有那么重要吗?!我怎么越大感觉,其实他是想告诉莫少芝,一些什么……毕竟都是那么聪明的人,不可能–”

还没等钟伶说完,白轻盈的眼神突然亮了起来:“哎哎,小伶伶,你突然这么说,我就想起来了,我们从刘叔那里往回走的时候,夜阳说过的话,他说什么让莫少芝信他,一定将高蓝安带来!”

钟伶双手一拍,眉梢抖了抖似乎十分笃定:“这就对了!开始夜阳对莫少芝的许诺,然后临走时他又强调了一遍,说明他做到了之前对莫少芝的许诺啊!”

白轻盈瞬间凝固,不敢相信地语气问着:“你……你的意思是她没事……高蓝她没事?!”

钟伶正色道:“哥哥,我问你,你可是亲眼看到高蓝出事?”

白轻盈回想了一下,摇摇头:“当时整个船都炸了,陷入一片火海中。几乎是一瞬间的事情,因为关注点都在秀萝那里,我们都没来的急反应过来。而且,衣美和小狸猫都去了水下,四处查看了,结果都是废墟,残肢,根本没有囫囵的人……”

钟伶听他说完,面色淡然:“我想,夜阳做这么危险的决定之前,一定会考虑到高蓝的安危的!你说他内力深不可测,或许……”

白轻盈眼睛圆睁,不敢相信的看着他:“或许高蓝真的没事?!”

漂亮清纯户外打伞的单车女孩

钟伶叹道:“不管如何,这一丝的希望,或许能给莫少芝一些振奋。”

“嗯!我们都被悲伤的情绪冲昏了头脑,只有你这个局外人才能理智的看待问题!”白轻盈本来兴冲冲就要去找莫少芝,可刚抬脚就犹豫了:“万一,万一我们猜的是错的……”

钟伶不急不缓安抚道:“那哥哥你就不要告诉他你判定的结果,只带给他,夜阳的那句话。”

白轻盈听闻,嘴巴一抿,点点头。

白轻盈来到莫少芝的大帐内,见莫少芝躺在床上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。

白轻盈内心产生了一丝犹豫,万一给了莫少芝一个虚无的念想,到头来会不会对他是二次伤害呢。

他攥着拳头站在原地犹豫不决。

直到钟伶也进来,给了他个鼓励的眼神。

白轻盈这才期期艾艾张口道:“白兄,有件事我得告诉你……”

莫少芝缓缓坐了起来,面无表情,依旧耷拉着脑袋。

见他有所反应,白轻盈继续道:“夜阳,夜阳临终前,说了句话,估计你没听到……”

莫少芝终于抬起了头,一双空洞的眼睛盯着他:“是什么!”

白轻盈抬起手挠挠头,有些顾虑道:“当时情形混乱,大概就是他这个大舅子成了你们的意思!”

莫少芝表情有一丝的停顿,须臾,他神色有了起伏,突然,他噌的一下子弹起来。

“你再说一遍!”莫少芝哑着嗓子问。

钟伶向前,不冷不热道:“哥哥的话,你明明已经听到了,莫少芝,你自己联想一下前后,毕竟你可是比我们聪明多了,连我都能猜到的,你不会猜不到吧!”

莫少芝的眼睛不停的左右摆动,他想到了之前夜阳对自己的承诺,再加上白轻盈带给自己的那句话,他的一颗心渐渐开始了跳动。

钟伶接着说:“听了哥哥的描述,当时虽然你们就在现场,但注意力都在那秀萝的身上,或许就是在你们没看到的瞬间,就发生了什么呢……莫少芝,你们都是关心则乱,在一切没弄清楚之前,先别着急着悲伤,先好好理理思路!”

钟伶的一番指责,让莫少芝醍醐灌顶:是啊,都说眼见得都不一定为实,更何况当时自己也并没有亲眼目睹啊。以夜阳的智慧和能力,不可能拉着高蓝赴汤蹈火啊,他做出那么决绝的事情之前,一定会先考虑高蓝的。

想完这一切,莫少芝心口舒畅了不少。

白轻盈似乎也想起了什么:“当时刘叔说,高蓝是和赵思辰一起被那蒙善逮到的。”

“对!还有赵思辰!”莫少芝声音变得理智了许多,“有赵思辰,那他们附近一定会跟着高手保护的!若那高手是残月,那她也是有能力将他们带走的!”

钟伶接着说:“还有一点,你们说高蓝失去了记忆,连自己的功夫也忘记了,那会不会在生命攸关的时候,她下意识就使出了自己的轻功呢,她的轻功我都比不过,像逃生岂非易如反掌!”

他说完,莫少芝突然走到钟伶面前,双手搭在他的双肩上,开心笑着:“哎呀,我的小钟伶啊,真的多谢你了!”说完就要去拥抱他。

“哎,哎,先别激动啊!”被钟伶嫌弃的推开。

莫少芝也不介意,而且在旁边不停地走动着。

钟伶看了旁边的白轻盈,哼哼着:“钟伶就钟伶,还什么小……”

白轻盈忍不住笑着:“小伶伶,怎么加个小,你还不乐意了啊!”

钟伶双手胸前一插,傲娇道:“哥哥叫,我当然没问题,但是别人在哥哥面前这样叫我,那我可不乐意了!”

白轻盈笑着斜睨了他一眼:“切,小屁孩!”

钟伶撒娇笑着回应。

白轻盈连忙拉住在地上乱走的莫少芝:“诶呀!莫兄,别激动啊!这只是我们的推断,具体高蓝怎么样,受伤没受伤,人在哪里,我们都还没有头绪呢!”

莫少芝目光闪烁,十分笃定道:“我们去凤凰镇!直接去找赵思辰!”

钟伶悠悠道:“嗯,现在也只有这样最正确!”

莫少芝惭愧一笑:“还真得带上你,我们这些残兵败将的,没了钟将军率领,怕打不赢这场仗了!”

“那是自然!”钟伶得意的看着白轻盈。

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