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2dapp

一件圣器的出世,引得天才杀得天昏地暗,个个抢红了眼。

一招招压箱底的半橙阶功法犹如狂风骤雨般施展,从鲜血平原的高空疯狂对轰,撕裂出一道道薰天赫地的战气风暴。

战斗开始吸引来了更多的天才,剩余的三千多名天才也开始九色彩虹桥靠近,在发现日月殿和百圣门竟被围攻时,不由得欣喜若狂!

随后,更多的天才开始绕开圣兽的战斗区域,加入了抢夺战中!

然而,仿佛是狂欢前的前奏曲,九色彩虹桥降临十几种八阶奇矿后,一道淡淡的光霞散发着暗淡的星芒,坠落而下。

所有人一惊,纷纷投以眼神凝视时,狠狠地倒吸一口冷气!

星芒中包裹着透明水晶般的封印能量罩,能量罩中,竟是一粒种子!

错不了,在九色彩虹天桥下掉落的种子,只有一个可能!

气运灵植种子!

开设万年宗派的底蕴啊!圣界成为二品宗派以上的硬性条件就是圣人的数量和气运灵植!

就连圣人也要抢得头破血流的至宝,有一株气运灵植后,就算不开设宗派,圣人的财富也会大幅度暴涨!

“师弟们,扬名立万的时刻到了,把气运灵植种子带回去,我们就是宗派的头号功臣了!”

昨日是夏天明天是冬天

“这一份功劳,连修炼镇宗战技都绰绰有余,得到气运灵植种子就意味着得到宗派唯一的橙阶功法绝学,杀啊!!”

疯狂的怒吼和咆哮,杀意,犹如惊龙般暴涌而起,疯狂激荡碰撞在一块。

那场面是何等的壮观,天空纵闪着五光十色的战气光霞,大量的残影纵横交错。

数百名超一流天才的交锋,过千名顶尖天才的混战,这是一场真正战至癫狂的大混战!

现阶段出世的已经有八阶圣器、气运灵植种子、八阶圣丹等等异宝,足以摧毁任何人的理智!

然而,此时江韵和炼心宫的女子们宛若见了鬼般盯着林辰!

他竟然还没打算行动!

甚至于,他的眼睛一直就在盯着圣兽的混战圈,看都没看那气运灵植种子一眼!

“这……林辰公子真的还是人吗,连气运灵植种子他都不动心……”

“他拥有三棵气运灵植,应该非常清楚这个东西的价值啊!”‘’

“难道说他的内心已经强大到足以抹杀掉自己的情感和欲望吗……”

“还是说连气运灵植种子也入不了他的法眼吗……”

众女惊骇,发自内心的叹息着!

他就好像潜伏在暗处的猎豹,蓄势,窥探,等待。

等待猎物精疲力尽的那一刻,以最凶猛的力量出击!

绝不是林辰不在乎这些宝贝,没有人会嫌弃修炼资源的数量。

更不是林辰的内心足以抹杀情感和欲望,而是他知道,决定权不在那里!

他最需要的,是日月殿前段时间获得的大量异晶碎片!

只要把南宫灭给拿下了,持有大量必杀技在手的那一刻,九色彩虹桥出现的东西他都能夺过来,真正‘包场’的,是他林某人!

所以不管出现任何宝物,林辰都坚信,只要拿到大量异晶碎片,这些东西都跑不了,都是他的!

在拥有大量必杀技之前,任何的夺宝行为,都是徒劳!

“只有夺过日月殿收集的异晶碎片,制作出大量的必杀技,即便是圣兽也不能挡我,在此之前,就算他妈的橙阶战技出世,老子也不会去抢!”

林辰眼中闪烁着破釜沉舟的凶芒!

在所有天才都冲向争夺圈内抢夺九色彩虹桥的异宝时,圣兽战圈内打得如火如荼!

圣兽们将这些天寻找南宫灭和东方曜的怒火和杀意,部发泄倾击而出。

任由日月殿怎么解释,它们都听不进去!

但,围攻的五头圣兽相互戒备提防,战力受限。

而两头圣蝎的配合却天衣无缝,因此即便是五打二,两头显出本体的三青碧王蝎力而战下,战力激增。

而加之日月殿和百圣门的诸多保命底牌不断打出,有擅长防御的‘百宝圣葫’。

有擅长移动的‘暗渡梭’。

有擅长反射攻击的‘八面玲珑镜’。

是保命的圣器,以天才们的实力勉强使用少许威能,暂时招架住了五头圣兽的攻击。

可混乱的圣兽战圈中,发生了一件怪异的事情。

那就是地冥玄圣龟!

它突然弃战不剿,它退至一旁,苍老的兽眸划过思索的神色。

“哪里不对劲,这真的是

他们的目的?即便他们无法预知到会有九色彩虹桥出世,可他们偷窃了所有圣兽之后,要么藏匿起来,要么先下手为强,联合两头蝎子对我们轮番进行偷袭。”

“不管任何一种选择,都不会造成如今的局面……眼下九色彩虹桥出世,他们完可以把所有圣兽的东西归还出来,有这两头蝎子的帮助,他们仍然可以成为场最大的赢家,为什么不这么做……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?”

圣兽的智慧再高,它们也是后天蜕变而来的,骨子里的凶性和野性往往要优先于理智爆发出来。

这导致它们根本没怀疑过自己的感知和对现状做出思考,反倒是认为自己占据了优势,先打一场拿下了对方再说。

唯独地冥玄圣龟是较少的独例,它是年事资历最老的一头圣兽,凶性和野性不如其他凶兽那般暴戾,是最冷静的一头。

它察觉到了异常,不管任何一个选择,日月殿都不应该会造成现在的局势。

可,这完是自相矛盾啊。

如果不是他们,那么那一日出现的两个人又是谁?气息和外貌完一致,连它这头圣兽都骗过了。

“不对!那一日出现的两个人族虽然和他们一样,但是掌控着一种穿梭虚空的秘术,轻易摆脱圣兽的追击。可现在他们没使出来!”

灵光一闪,圣龟大佬龟颅一震!

“不排除那一招有使用限制的可能性,但如果有使用限制,这种保命底牌不应该随便乱用的,老夫被耍了?”

地冥玄圣龟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那一刻,变故出现了!

两头圣蝎力撕开攻势,给百圣门和日月殿的天才们腾出间隙,使得南宫灭等人从圣兽的战斗中脱身!

“终于逃脱出来了!”

“快撤,二位前辈可挡不了太久!”

“师兄,那可是有气运灵植种子出世啊!”

“有命拿吗?”

众多日月殿和百圣门的天才们飞速撤退。

“想走?”

“丑恶的人族,没那么容易让们走!”

四头圣兽暴戾怒吼,欲追击杀而去。

刷~!

两头碧王蝎卷起蝎尾一扫,震开两头圣兽,毒钩怒刺,毒素激射,刺退太古金雕和天荒圣猿!

终于,百圣门和日月殿的42人部脱身!

轰隆~~!

就是这一刻,林辰陡然出动!犹如一头蓄势至极点的猎豹,猛地扑向了他的猎物!